南院信息门户网
「75贵宾会那个赌钱的游戏」分享沙龙|一场虚幻的俄罗斯之舞——《娜塔莎之舞——俄罗斯之舞》

「75贵宾会那个赌钱的游戏」分享沙龙|一场虚幻的俄罗斯之舞——《娜塔莎之舞——俄罗斯之舞》

75贵宾会那个赌钱的游戏,地坛读书会

在生命的转角遇见你

在托尔斯泰的名著《战争与和平》里,娜塔莎,这位自小接受法国教育的贵族小姐,爱唱歌、跳舞,不论苏格兰舞、英吉利茲舞,还是俄罗斯民间舞,她都能翩翩起舞,展现婀娜多姿、优雅动人的俄罗斯风情......

2018年11月3日,地坛读书会将邀请北京晨报副刊部主编蔡辉老师特别来给大家分享他对《娜塔莎之舞:俄罗斯文化史》的阅读心得。

将如此厚重的一本书定名为《娜塔莎之舞》,让人颇感意外。

作者借用了《战争与和平》中的桥段:

贵族小姐娜塔莎跳起了俄罗斯民间舞,在场的平民们无不为之感染,纷纷加入进来,独舞成了群舞。

1968年前苏联版电影《战争与和平》剧照

相信大多数读过《战争与和平》的读者已想不起这个细节了,更难体会出背后的深意。

1703年,俄国人开始修建圣彼得堡城。这里天然不适合当首都,因太靠北,周围一片荒凉,冰原给施工带来巨大难度,然而,谁也不敢违抗彼得大帝的命令。

彼得堡的一切都太欧洲化,与俄罗斯历史毫无关系,仿佛天外来客。彼得大帝希望用这座城,将旧俄罗斯从野蛮带向文明。

在彼得堡宫廷中,贵族们不再蓄须,服饰完全模仿欧洲宫廷,生活用品也多从国外进口,即使在私下场合,他们也只说法语。表面看,贵族们果然文明化了,却变得冷漠、无情、呆板,在他们“体面”却毫无活力的家庭中,无数安娜·卡列宁娜的生命正被囚禁、被窒息。

舶来的欧洲文明变成一种压迫,俄罗斯作家们开始挣扎,于是,虚构“俄罗斯性”成了精神的救赎之道。

事实上,“俄罗斯性”很难找到历史的和现实的基础:从历史说,俄罗斯曾反复被征服,其文化与传统多是从别人那里输入的,不易找出独特性;从现实说,当时俄罗斯文盲率极高,90%的人口是农奴,在残酷的生活压榨下,他们的灵性被封闭,举止颇粗鲁。

“俄罗斯性”本是中小贵族们因精神苦闷而捏造出来的消遣品,可随着拿破仑远征俄罗斯,它突然显得无比真实。

以列夫·托尔斯泰为代表的作家们惊讶地发现,在战争中,原本麻木、自私的农奴们突然成了战士,为了国家,他们不惜牺牲生命。面对退却的拿破仑大军,农奴们居然成了最优秀的游击队员。

1968年前苏联版电影《战争与和平》中的战争场面

逃跑的贵族与死战到底的农奴,构成鲜明对照。托尔斯泰豁然开朗——当民众响应娜塔莎的俄国舞时,恰好说明“俄罗斯性”是人人口中所无、人人心中所有的吗?

托尔斯泰显然忽略了,俄罗斯民族舞很可能是其他民族传入的,包括《三套车》式的曲调,以及伏特加,都未必原产于俄罗斯。吊诡的是,在发明“俄罗斯性”前,伏特加尚不甚流行,它成了俄罗斯人的证明后,人人开始狂饮,这大大伤害了俄罗斯人的健康,而从历史记录看,波兰人更早饮用这种烈性酒。

淳朴、宽厚、善良、有耐性……托尔斯泰等不断扩充着“俄罗斯性”清单,可哪个熟人社会不是如此呢?托尔斯泰神话“俄罗斯性”,因内心有自卑情结:他不断出轨,崇高的精神始终无法很好地约束卑贱的肉体。

经历巨大的惶惑与苦痛,托尔斯泰将东正教的圣徒传写作传统发扬光大,它讲述了个体为实现更高理想而历尽折磨的过程。这种写作深深地感动了世界各地的读者,毕竟,每个自我都曾渴望成为神圣之我。

陀思妥耶夫斯基

俄国文学创造出如此多的现代圣徒:车尔尼雪夫斯基、赫尔岑、屠格涅夫、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纳博科夫曾充满困惑地说:在100年中,俄罗斯涌现出一批世界上最优秀的作家,可俄罗斯其他方面却远远做不到这一点。

纳博科夫敏锐地发现,在世界各地,小说多是用来休闲,只有在俄罗斯,它成了思想的代言人。俄罗斯小说家必须同时是社会评论家、新闻传播者、启蒙者和革命家。太多的角色成就了作家与作品,却很少有人追问:他们的思想经得起推敲吗?

纳博科夫

文学太有感染力,如果作家思维存有误区,则许多未经实证的认识将迅速传播开来,甚至被人们误为常识。

旧俄罗斯根本问题在落后的农奴制抑制了生产力发展,而几代沙皇又缺乏勇气去改革旧制度。可在作家们的笔下,问题却变成“俄罗斯性”如何在欧洲文化压迫下突围。

俄罗斯作家们也意识到“俄罗斯性”虚妄的一面:在乡村,丈夫痛殴妻子是常事,看着被打得奄奄一息、惨叫不已的女性,邻人们反而像欣赏戏剧一样高兴。难道,这种“俄罗斯性”也要发扬光大吗?

于是,“俄罗斯性”成了一个暧昧的词,它既神圣,又必须改造,这就为权力介入私人生活提供了借口,其结果令人唏嘘:俄罗斯作家在百年间赢得了世界尊重,可短短几十年间,却又风流云散,被世界所遗忘。

现代社会是高度物质化的,天然无法让人满意。在过去五百年中,不断有人尝试用传统去改造它,以形成更有自身文化特色的现代性,可从结果看,无一成功。相反,现代性总在吞噬与己不同的一切,并将它改造成自己的样子。俄罗斯文化漫漫百年的坚持、创造与挫败,无非是将这个过程又重复了一次而已,但其中的苦痛、悲哀与沉醉,却是人类史的一笔共同财富。

地坛读书会 · 分享沙龙

一场虚幻的俄罗斯之舞

——《娜塔莎之舞:俄罗斯文化史》

《娜塔莎之舞:俄罗斯文化史》

【英】奥兰多·费吉斯 著

译者: 曾小楚 / 郭丹杰

四川人民出版社2018年3月出版

本期嘉宾

蔡辉

北京晨报副刊部主编

主持人

刘晨栋

北京电视台主持人

时间

2018年11月3日(周六)

下午14:00-16:00

地点

北京地坛·甲和灯禅意生活空间

(位于地坛公园内,进入公园请向售票处购买2元门票,报名成功后工作人员会与您联系,告知您具体地点与路线。)

报名须知

报名请识别下方小程序码

或点击“阅读原文”

填写报名表

本次分享沙龙不收取报名费,限席30人~

欢迎加入“地坛读书会”

首季“生活之道”系列主题阅读活动

用生命中5个月的时间,共读12本生活之书

地坛读书会采取全新的读书会形式:每季固定主题、专家精选书目、相对稳定会员,沉浸式深度阅读、专业领读人与会员线上线下分享相结合,共读经典,以期形成深度交流,激发话题探讨。

首季“生活之道”主题阅读的12册图书,由书香中国 · 北京阅读季首届金牌阅读推广人、“一起悦读”俱乐部创始人石恢老师精选推介,涵盖文学、哲学、美学的不同范畴。

“地坛读书会”规则最终解释权归甲和灯禅意生活平台所有

“地坛读书会”联合主办方

一起悦读俱乐部

快乐阅读 | 共同阅读 | 分享阅读

甲和灯禅意生活平台

现代人身心灵的栖息地

温暖 · 喜悦 · 安心 · 自在

上海快3投注

最新推荐
女子先后失去丈夫孩子,葬礼上被误播不雅视频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