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院信息门户网
「威尼斯人注册既送38」品读|许玲:一虫一世界——误入《与虫在野》的秘密花园

「威尼斯人注册既送38」品读|许玲:一虫一世界——误入《与虫在野》的秘密花园

威尼斯人注册既送38,许玲/文

现在的你,还会感叹雨后树叶的清亮么?

现在的你,还会迷恋路边野花上停留的蝴蝶么?

现在的你,还会趴在草地上看螳螂挥舞大刀么?

当自然邂逅心灵,会碰撞出什么火花?带你走进半夏的秘密花园,进行一场虫虫总动员,调动所有感官,记录美丽、奇特与感动,遇见未知的自己……

深秋的午后,收到半夏老师寄来的新书。在北京大学静园泛黄的草坪上,晒着暖阳,小心而满怀期待地打开快递信封,包装精美独特,满眼的虫虫从信封里跳出来,瞬间密集恐惧症发作,这样的出场,怕是会吓坏那些害怕昆虫的小姑娘们,但吓不到从小在云南长大,习惯了爬树抓虫的我,哦巴扎黑!

2014年夏天,半夏偶然间用手机拍摄到一只人见人嫌的绿头苍蝇,手机镜头下的它红色复眼,有金属质感的亮蓝身段,透明的双翅,它停歇于一片雨后的美人蕉叶片上,太惊艳了!自此她开始关注虫虫世界。五年来,她用手机拍了几万张虫虫图片。起初拍虫也不跑远处,周末她总是回到滇池岸边的家里,每天早晨,她都呼吸着最新鲜的空气沿着一条入滇河道,走到附近渔村里去,到村民的自留地边买刚从地里拔割来的蔬菜。那里成为她最早的拍虫营地。人吃的菜,虫也爱吃。很快她便拍到近百种叫不上名字的虫子,心里生出一个芽胚样的东西,可能会写一本有关虫子的书。虫虫渺微却关乎天与地,不可小觑虫虫……

五年后,小小心愿得以实现,世间所有的美好,大概从发愿开始。我躺在草地上,开始窥探书中内容,马上被作者幽默的语言吸引。“而对一个瓢虫种群的持续观察令我唏嘘:出世带着婴孩般的稚气,途中荆棘令它张翅欲飞时折翼,乐活之欢难见。一只小黒蚁举全力拖着体量大它三倍的红蚁尸身艰难前行……众生不易,皆向死而生。”文字中还时不时冒出几句云南方言,如:“莫瞧了!有啥子可瞧的?你这人就是爱偷个窥?!我不就是一个猛子扎进这朵花,这朵才开开的大牵牛,陷得深了一点,不小心糊了一头一脸的花粉,视线模糊,行动有点不方便嘛!悄悄停在这叶子上梳洗梳洗,你也要拍来拍去不消停!人类很麻烦很讨厌!你没被眼屎糊过?”这无疑增加了阅读的乐趣,似乎不是在读一本科普书,而是在秋天的午后,捧着一杯热茶,在和一位云南土生土长的昆虫达人唠嗑。

除了文字吸引我,书中大量的昆虫图片,清晰漂亮,有的都想撕下来贴在墙上。作者在书中提到“我单方面组织了首届虫虫选美大赛,评委是人类,以人类的眼光选虫美人。我对上百种虫虫分类后遴选出初赛选手,又从虫形、虫姿、虫色等几个方面着手,选出了我心目中的十美”。由此可见,各种虫美人汇集,可谓异常美艳盛会。还有一个个彩蛋,一些我从小在云南乡野路边邂逅过却不知名字的虫虫,开始恍然大悟,原来叫这个名字啊……

本书不仅仅是一本关于昆虫的科普书,更是一本关乎天与地的哲学书。与人相处,有太多的的无常与善变,但是与虫相处,少去太多复杂的内心戏,只是纯粹的一种相遇和欣赏。难怪作者感叹:“每次进入野地都看见不知的草木不识的虫子,每次回来查资料或请教都感概又认识新的物种。一个人一辈子结识一万个人打顶了,但那一万个人仍只是一个物种,一个物种里一万个人只是一万个不同的个体,而每认识一种虫子我都别有心动,我又结识一个新朋友,那是一万个外形和神情不同的物种,这是真的一万个朋友,唯有欢喜。”从小生活在云南的我,天生喜欢远离人群,与自然打交道,植物与昆虫都是从小陪伴我成长的好友,这种共鸣的情感,我在《与虫在野》中得到了释放。

虫虫的美,可以帮助人更好地建立自己与自己的关系。美国作家伯内特有本著名的小说《秘密花园》,讲述上世纪初一个出生在印度的小女孩玛丽,在地震中丧失双亲,被送到姨夫在苏格兰的庄园里生活。庄园里有上百间被锁闭的房子,以及十年不让人进入的秘密花园。玛丽意外地在知更鸟帮助下,开始了探索秘密花园的旅程。她通过接收“大自然的爱”,并把这种爱传递给周围的人,让长年笼罩在阴霾之下的古老庄园及其主人获得了新生。这是一本自然疗愈的书,通过自然界草木虫豸的生命,影响人的生命,重建内在的精神世界,恢复新的活力。我想,半夏也在这场五年的虫虫之恋中,找回了小女孩般的天真无邪、无忧无虑,找回了生命新的可能性,如她所说“自己做自己的牧羊人,把身心灵当牛当羊放牧在天与地之间。

该书出版后,获得了很好的社会反响,并且入选2019年度十大“中国自然好书”。评委会对该书的评价是:“和一只绿头苍蝇对上眼后,从此看虫。作者没有冷却情感情绪,字里行间随处可见惊讶、想象和岔远的联想,她用人类的单眼与虫子的复眼对视,用文学语言接驳自然情怀,用对虫子的友爱,生动阐述了另类物种与人类是命运共同体这一永恒主题。” 十大好书奖里边只有四本是中国原创,其他都是引进版。或许,以后我也会写一本西双版纳的《与虫在野》。相信也会有更多中国原创的自然观察笔记的书诞生。半夏自称“荒野侦探”,要在深心的旷野高唱自己的歌,把自然与文学嫁接在一起的梦,一直做下去。

北京大学哲学系的刘华杰教授在国内大力倡导博物学,他对该书的推荐是:“《与虫在野》饱含深情,是不可多得的自然观察笔记,虫子书。我相信,它的出版会推动、丰富正在复兴的中国博物学文化。”

媒体把此书称为“中国的昆虫记”,把作者称为“中国的法布尔”。半夏的回应是:“我怎么会是法布尔呢?我是帽子控,但这顶帽子不敢戴啊!但我肯定是一个拿起手机拍虫子的人。我用的第一个拍虫手机是小米2,现在小米好都升级到小米9了吧?第二个拍虫手机是三星6s+带个外夹式手机15x微距镜头。第三个拍虫手机是华为mate20pro,现在正在为我所用!“可见,只要我们有一颗亲近自然、热爱生活的心,即便简单的设备,都能成为自己的博物学家。

倘若象征不在昆虫本体上真正存在,那么它就不会在思想上真正存在。与一只虫虫邂逅,那个暂时离开世俗的各种纷扰,离开七情六欲,只是单纯地和一只虫虫相处,恰似遇见新的自己。正如半夏所云:“带着我的一息脉脉温情,体贴入微,而这些小微的生命成了我的神。我有了针扎进肉的刺激,悟觉这是我反观人世间的并不浅薄但求深邃的思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最新推荐
女子先后失去丈夫孩子,葬礼上被误播不雅视频
热点文章